欢迎访问肥西先锋网站!

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我们

紫蓬山:把生态循环链搬进农场

阅读次数:365 信息来源: 紫蓬山 发布时间:2020-05-27
[字体:  ]

 

紫蓬山2.jpg

 

 

    曾就职腾讯、曾是淘米网联合创始人兼 CTO,如今的魏震,带着妻儿离开上海,来到妻子的老家肥西紫蓬山,在原先一片荒芜的宅基地上建起了自己的田园梦。3 年,3000 多万投入,如今在这里他开启了朴门农业的新梦想,带动附近30多位村民就业。现在他更喜欢别人称呼他农场主。

 

 紫蓬山3.jpg

 

 

打造朴门农业

唤醒生态正向循环链

 

    沿着紫蓬山环山公路,一路郁郁葱葱,指引着走进了风之谷农场。走进农场,仿佛置身在欧洲中世纪花园,近 500 多种全球各式植物在这里共生共荣。

 

    以不压榨人类与自然的生活方式为原点,从自然界中找寻各种可仿效的生态关系,这是魏震打造农场的初衷。“照顾地球、照顾人、分享多余,这个理念一直在引导我们。我们的种植区和养殖区可以形成一个完整的循环,动物的粪便能转化成堆肥,供植物的生成,植物的果实又能返回给动物。” “这里的每一种植物我都熟悉他们的习性,这也是这么多年来我不断失败总结出的经验”,喜欢园艺的他,将他在世界各地收集来的名贵植物集中在他的花园里。

 

    水稻田在这里也并不违和,三四月份水稻田里的紫云英盛开,满眼的紫色令人神清气爽。别急,等到紫云英盛开过后,将它翻转过来,就变成了水稻田里的肥料,再种上水稻,既环保又健康,“每次下水稻的时候,我们全家人都会一起上阵,和当地的老百姓一起插秧,我儿子也很乐意加入其中。” 魏震说,他们种的菜,不用农药、不用化肥、不用除草剂,自己吃了健康,对生态环境也好。农场现在的食物,基本可以达到主食、稻米、蔬菜自给自足。“疫情期间,很多城里的朋友都会问农场有没有菜,那段时间对我们菜的需求量激增,我还写了一个配菜的程序来减少我们的工作量。”

 

    最近,刚刚从上海回到农场的魏震每天都要忙着接待很多人,“他们有的是来问我这个农场是怎么弄的,有的是想来合作的”。

 

    而事实上,最早有做农场想法的时候,却并没有得到多数人的理解。“我们一开始建农场,亲人们都不太理解,他们觉得跑到乡下,在村里租的房子,住宿条件也比较差,夏天蚊虫,冬天又很冷,甚至带有嘲讽或看笑话的眼光。现在他们都觉得农场能做成这样子,是个很惊喜的事情。”

 

 紫蓬山1.jpg

 

 

亲手设计建造

农场的游乐园是送给孩子的一个礼物

 

    初见魏震,穿着简单的 T 恤和牛仔裤,随性的让人很难将他和上市公司创始人想到一起。交谈起来,他也是轻声细语,慢慢讲述着自己的故事,分享着他亲手打造农庄的故事。农庄里的每一处小景,每一栋房子,每一个设置,都是倾注了他的心血,“这三年来一直是一边建,一边改,像这个书屋我前后改了三次,才做到现在这个样子”。

 

    说到开农场的最初启发,是因为自己的儿子。原本在上海一所国际学校读书的儿子,在学校的压力很大,经常考试排名靠后。每每看到才六七岁的孩子因为学习崩溃的样子,夫妻俩就很难受。于是,他们毅然让二年级的儿子辍学回家,“我们自己教,我们带他到各地区旅游,一边自学,一边旅游,在路上的经历,是他一辈子也无法忘记的”。

 

    “我们发现他对自然很喜欢,我们也想给孩子一个快乐的生活空间。刚好我对园艺感兴趣,我太太对有机农业感兴趣,我们两个一拍即合,就做了农场。” 魏震说,2017 年的时候,他和太太在肥西紫蓬山张老圩附近遛弯,当时看到这块空闲的宅基地时觉得这就是他们要的地方。

 

    而这块地方据当地说,以前是两广总督张树声的学堂,供子女在这里读书。文革期间被破坏,而后当地村民就建起了民宅,再到后来就成了宅基地。

 

    在开农场前他已经走过大大小小四十多个国家,也参观过不少生态社区和有机农场,“国内很多农场做得比较粗犷,我更喜欢欧洲的大农场,所以我们也做了牧场,做了花园,真正把它当成一个生活的地方,希望能做成一个社区。”

 

    现在的风之谷农场里有一百多亩的浆果园和菜地,几十亩的牧场,两三亩的游乐园,和十五亩的花园民宿。农场里养了 4 匹马,4 头可爱的小黑猪,20 多头羊,100 多只鸡,10 几只鹅,还有 50 多只鸭子。

 

    儿子也转到了合肥的一所国际学校读书,如今每周末他都会来到庄园,开拖拉机,游泳,放牧,儿子可以做一切他喜欢做的事情。

 

    为了让农场更适合孩子们玩,魏震还专门做了一个儿童游乐区域。“鸟巢树屋是在英国切尔西花展上看到的,但在农场没有那么适合的树,我们就用钢筋架构了一个它的主干,再用一些老的树皮把它围起来。我们的吊椅,当时也是在一个地方看到这个形状很特殊,中间我们就自己做了一个弯月形,放了个吊床。”魏震指着那块高高的小草坡说,那块儿原本是农场里挖出来的渣土没地方放,他就将渣土堆成一个小土坡,下面做了霍比特小屋,上面还做了滑索,很受孩子们的喜爱。

 

    旁边印第安人的帐篷是用木杆搭起来的,还专门请这边的老木匠,花了一天的功夫,做了一个烧火的支架,跷跷板中间一根大木头也是纯手工的。

 

    很多小朋友他一进入农场以后,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儿童游乐区。很多孩子们在这里玩了一整天,走的时候经常都会缠着问妈妈:“可以下次再来吗?可以晚点再走吗?”

 

向往自由

从名企高管到农场主

 

    魏震介绍,开农场前,自己一直在互联网工作,可以说是中国比较早的互联网创业者。从中科大计算机专业毕业后,魏震和夫人就一起去了华为,三个月后魏震去腾讯待了三年多,做互联网增值服务,“ 那时腾讯还没上市,我是腾讯的第 600 多号员工。”

 

    从腾讯出来后,魏震和两个朋友一起做了淘米网。摩尔庄园、赛尔号这两款游戏都是这家公司的产品。“我是 CTO,负责技术部分。淘米网成立三周年以后就在纳斯达克上市,用三年时间上市,在当时的中国也是非常快的。”

 

    公司上市后,魏震也从公司退出了。向往自由、喜欢旅游的魏震开始了他的旅途,骑行过环太湖、环千岛湖、环海南,又去了南北极,去了亚马逊。旅行让他放松,也让他一改互联网工作的急脾气,慢慢的静下来,慢下来。

 

    现在他每年都有大半年的时间会待在农场,“我每次从上海回来,都觉得,哇好舒服,好漂亮啊”。

 

    现在的农场,每到周末就有很多周边的游客慕名而来。偶尔还会有从上海和北京来的游客,在这住上一个月。“ 以前在上海的话,圈子比较小,更多是工作或投资的事情。在农场经常会有花友过来,和茶友喝茶能坐一上午,和酒友能喝一晚上。”

 

责任编辑:陈柏灵
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